辞痕。
vaishva可以叫va
va只是打的方便,请读作vai

深渊摸鱼,老咸鱼猹一只
龟速填坑,佛系写文&画画

不太会讲话,胆小但是不玻璃心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虔诚的信徒
不求有多少人能喜欢,只希望看到的人能明白我在表达什么
最爱男生之间纯洁的男子友谊

喜欢cb,cp接受,对r有抵触
巨雷 生子 和 双性转
关于创作任何设定有bug欢迎提出
ky,杠精,讲究怪滚

从不删博,所以堆满了黑历史
除了为了避人耳目的子博之外一个号解决所有的问题
自认为墙头不是很多
存档居多,互fo随缘,请善用归档

雷卡日常=所有雷卡hp梗请戳tag魔法禁止:)
菩提夜谈=菩提双子
安娜娜坑=所有i7内容
(cp向17狗陆only,97少量其他都只吃cb)
歌王子坑=时音

男神是永远安逸自由不受束缚单身一辈子的
芜园楼主香独秀
但是死都不想和他谈恋爱

关于

【一织陆】如果可以……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算是。。。复健?

*就当做是高考应援吧。

*学习中的松口气,明天又是充实的一天。。。

*地下帮派的弟弟1×警察7

*尝试了有一点坏坏的一织(?就是ooc)


01

在城市小巷子的深处楼梯旁边一扇小门中,传出“咚”的一声闷响。

从门口望进窄门的里面,能看见的只有一片黑暗,能听见一些细碎的喘息声。

七濑陆双手被反绑在后腰,整个人以一种使不出力量的姿势半躺在地上,只能靠一只手支撑身体的全部重量。

对讲机和通讯工具在面前沙发一旁的茶几上,至于随身携带的小刀……他已经寻找了两天了,完全想不起来忘记在了哪里,或许是上次去医院见哥哥的时候削完苹果忘记在哪里?又或者是上次喝酒庆祝的时候忘在办公室?总之就是没有伴随在身边。

大概是在原地纠结太久的缘故,七濑陆感受到了来自面前沙发强烈的视线,他把脑袋抬起来向沙发上望去。

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沙发上坐着的并不是一个人高马大纹纹身叼根烟的黑社会大叔,也不是穿着五颜六色有一个杀马特发型的不良少年。而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穿着一件打理地十分服帖的条纹衬衫,双手交叠放上腿上端坐。

没错,端坐着。

有一瞬间七濑陆怀疑自己来到了到处充斥严肃的法庭,而不是散发危险气息的某个地下帮派团伙组织的据点。

这个少年严肃的目光投过来,让七濑陆浮想联翩下一刻他开口吐出来的字句会是:您被辞退了,请您回去吧。

“……”

“您到底在想些什么,表情变得相当奇怪。”头目发话了。

“呃……那个……炒鱿鱼?”

 

02

“七濑陆,二十三岁,去年从警官大学毕业,现在隶属小鸟游警卫局第七小队,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天在市立医院……”

听着自己的档案被一句一句读出来,小小的屋子里面回荡着少年清澈又带些磁性的嗓音,穿来一阵一阵的回声轻扣着七濑陆的耳膜,像一阵轻柔风一样扫过心尖。

好听的嗓音,配上清秀的外表,真的会让人产生好感。

如果忽略这散发危险气息的空间的话。

“果然怎么看都格格不入呢……”七濑陆小声嘟哝,抬起头打量起四周,墙上都是用三种颜色的油漆涂写的“YMN”三个大字,门一边的墙似乎是被改造成了临时衣架,粘着一排挂钩,挂着一件西式外套和一个书包。

难道还是学生?不不不,就是学生没错。衬衣,牛仔裤,板鞋,这不是学生的标配嘛……看上去书卷气息很重,可能还是个优等生?

自我思考了一会,七濑陆才发现早就被自己忽略成背景音的档案公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既然是个学生……那就好办了!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劝导缓和的话的时候,被面前沙发上的少年打断了。

“真难以想象。您是怎样从学校毕业成为一名警察的。”

“你说什么!”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03

和泉一织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哥哥除了经营着一家生意十分不错的糕点店之外在地下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帮派组织,是在国三的时候。

一如既往放学的路上,和泉一织遇见了两个怪人。

两个在街角纠缠在一起的人。

大概是讨债的吧。

和泉一织这样想着,背着书包沉默地绕过两人准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回家,身后的两个人却突然跟了过来。

在用尽全力跑进哥哥和泉三月的店里之后,喘着粗气抓住和泉三月的衣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听到自家哥哥说“一织,店门口躺着两个人啊……”

在被和泉三月安抚之后跟在哥哥身后来到门口,和泉一织提心吊胆小心观察着的状态被哥哥三月的一句“你们两个怎么又搞成这个样子啊……”全部打碎。

原来是认识人啊。

金发青年率先开口:“三月……快来帮帮大和,他喝醉了!”

“这个大叔怎么搞的?”和泉三月说着和金发青年一人一边架起戴着眼镜的“大叔”。

将喝醉酒的那位安顿好之后,和泉三月一脸严肃地和金发青年讨论起了事情的始末,被遗忘在一旁的和泉一织在听完讨论的全过程之后,了解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他的哥哥,虽然看上去平凡但总是元气地笑着的哥哥,是一个地下帮派的头目。

帮派的名字就是最近常常在耳边可以了解到的“YMN”。

 

05

就在和泉一织为和泉三月的“YMN”想办法将它经营地更好,偶尔作代理头目同时兼顾上学保持完美高中生的过程中,他很顺利地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

大学四年的日子似乎是过于平静,和泉一织总是感觉到时间如水,指间流沙的实感。

祈祷着大学生活会这样一帆风顺地结束的时候,很不幸,某一天的报纸上登出“某名牌大学大四学生持刀试图以自杀威胁教务处”的新闻。

作为报纸上目击者——当事人的舍友和泉一织在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让自己能够安稳地过完大学的最后一年,然后踏上研究生的道路,和泉一织试图用自己选修过的心理学来安抚这位轻生大学生的心情。

结果好像是更糟了。

在事态向更严重的地方发展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和泉一织的身后冲上前,从腰间解下了什么制止了这个可怜人持刀深入的动作。

短短时间内刀掉落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并被踢到远处的灌木丛,安静地躺在那里。而这位学生也被单手擒拿在原地动弹不得。

听着穿着警服的年轻警官拿出对讲机对上级一一报告干净的嗓音。

被一抹红色带动的风似乎现在才平息下来,和泉一织的心跳却一直不能平息。

他想要更多的了解他。

所以他捡起了年轻红发警官遗落在地上的瑞士军刀。

仔细看之后在其中一枚刀片的背后发现了一行小字。

送给七濑陆——九条天赠。

 

06

本来只是想把刀还回去,并且希望能够不突兀地认识这个年轻英俊的警官,才会希望“YMN”的成员们想个办法把他引过来。

结果来到约定地点等待他的却是红发警官被五花大绑躺倒在地上的场面。

帽子在脑袋上摇摇欲坠,在这种到处充满可疑危险气息的地方,这个警官先生到底是怎么想着只身来到这里,还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脑子里想着炒鱿鱼之类的事情的?

这也太可……怕了。

在读出他的档案的时候,竟然还在公然走神……

仿佛那一天亲眼所见的英勇利索的身法都是假象。

“一织先生,这个人就是上次让三月先生去警局做了一天的那个警察,红色头发,绝对不会有错!”

“……我知道了。”

和泉一织在裤子口袋边缘摩挲了一下放在里面的七濑陆警官的军刀,淡淡地开口:“这个人就交给我处理吧。”

 

07

“学生混这种东西是不对的!”

“……”

“况且你还说敬语,一定是个好孩子对不对?不要和他们混在一起!”

“……”

在和泉一织带着被绑着七濑陆七拐八绕来到一个小巷子,给七濑陆松了绑之后,这个天然聒噪警官在对和泉一织进行第十次“七濑式教化”的时候,他实在是难以忍受。

“而且上次我对不起三月,那是我的失误,是不是我补偿了你,你就会改邪归正做一个好好学习的学生了?”

“……”和泉一织回头看了一眼睁大眼睛揉着手腕看着他的红发警官,转过头,“既然您想补偿,那就请跟我来。”

七濑陆跟着和泉一织在小巷子里面转来转去,就像走迷宫一样,出口……正对着和泉三月的蛋糕店。

“如果您真的想要补偿哥哥的话,就请您来给哥哥的店作一日扫除吧。”

推开店门,门铃叮铃地响了一声。

“如果您做的结果让我感到满意的话,那这个,就作为报酬给您。”

和泉一织弯了嘴角,晃了晃手上的东西——七濑陆的瑞士军刀。


*和题目完全没有关系的原因是,脑补的时候还是有后续的,但是坑好多。。。

评论(11)
热度(47)

© 一颗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