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痕。
vaishva可以叫va
深渊摸鱼,老咸鱼猹一只
龟速填坑,佛系写手&画手
不太会讲话,胆小但是不玻璃心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虔诚的信徒
不求有多少人能喜欢,只希望看到的人能明白我在表达什么
自认为墙头不是很多
存档居多,互fo随缘,请善用归档
雷卡日常=所有雷卡hp梗请戳tag魔法禁止退圈:)
菩提夜谈=菩提双子
安娜娜坑=所有i7内容
(cp向17狗陆only,97少量其他都只吃cb)
歌王子坑=时音

关于

【一织陆】迷路get lost

*小学生文笔慎入ooc现场不喜勿入

*今天走了一天不想审文写的语无伦次请见谅

“老板,请给我两根冰棍!”七濑陆在一家冷饮店门口喊着,不一会,他就举着两根冰棍来到坐在公共长椅上的和泉一织身边。

“喏,一织,这是给你的。”把冰棍献宝一般举到身边少年的眼前,七濑陆一边偷偷抬起头默默观察着和泉一织的面部表情。

板着脸,闭着眼,皱着眉,插着手。

“那个……我知道带错了路是我的不好啦……但是冰棍不吃会融化啊……”七濑陆继续偷瞄和泉一织的表情,“我买都买了,扔掉总不好吧……要,要不,我帮一织吃掉,我吃两根怎么样?”

“这种天气吃两根冰棍您是想感冒还是想肚子痛?”和泉一织郁闷地接过七濑陆手中举着的冰棍,两人被静默的空气笼罩,唯一的声源就是和泉一织拆开冰棍包装纸的“撕拉”声。

“知道错请您下次避免再犯,还有,”和泉一织咬了一口冰棍,等待冰棍在嘴里化开,一股冰凉的气息流入喉咙口,“下次请您不要试图用这种廉价而不健康的东西来贿赂我。”

“下,下次我会用更加高级的东西的!我会换成一织喜欢的栗子蛋糕!”

“问题不在这里啊!”和泉一织看着周围一片陌生的环境,高楼耸立,坐在一个不知名巨大建筑面前的他们显得就十分的渺小。没有行人经过,目光可以到达的方圆百米的空间内没有任何公交的提示,甚至连出租车都没有,除了房子之外能看见的除了头顶上湛蓝的天空和初夏有些刺眼的太阳,就只有不知名建筑门口挺立着的一排多国旗帜。七濑陆能够带路将两人迷失在巨大的城市里的原因,似乎也是个谜。

事发起因是这一天上午,这天刚好是两人久违的off,七濑陆想起了之前工作时意外发现的咖喱店,据说那一家咖喱店的菜式丰富,味道也让这位粗心大魔王十分中意。趁着off日,七濑陆决定再去那里体验一次那种令人难忘的味道,并诚心邀请同是off的和泉一织一同前往。

“一织尝了就知道,真的超级好吃!”

自家center闪闪发光期待的眼神历历在目,再加上本来就对于率性的center独自出门不放心,和泉一织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就唠叨着七濑陆带好东西,做好变装准备出门。

现在想来,那个所谓工作时的意外发现,那个“意外”和泉一织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在七濑陆和他出了地铁站之后,开着手机导航在大路小路上穿梭。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和泉一织直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中隐隐有了一种猜想。而现在,他们坐在完全不认识的大楼前,望着天,自己的预测成了真,也依旧完全高兴不起来。

和泉一织郁闷了一会,就开始了为什么不在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提出来的自我反省。不对,他可是提出过“七濑桑,您确定这个路没问题吗?”“您有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疑问的,每次这个红头发的大男孩总是顶着一脸明媚如光的笑容,朝他笑着说没问题,我有印象的时候,本来已经滑到喉咙口的“您这绝对是迷路了吧?”的责备和吐槽就被生吞进了肚子里。

最后所有的话语都被浓缩成一句:真是……横冲直撞,信奉最后船到桥头自然直的人啊。

“会相信您那个仿佛和金鱼一样三秒钟的记忆的我,也是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虽然心里是那么想的,嘴上说的又是另一番话。

“三秒钟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七濑陆狠狠咬下冰棍的一角,“被一织看扁我也很不爽啊……明明是我想你和我一起来的……”

和泉一织听着耳边的嘟哝,三两口吃掉所剩无几的冰棍,将剩下的垃圾简单处理了一下,全部丢进垃圾桶。打开自己的手机,“您说的那个店的店名叫什么?”

“唔……我忘记了……”

“那您之前对着手机到底在看些什么啊?”

“我只是有点印象啦!”七濑陆回过头不满地嚷嚷,“我也没想到看到地图的时候到哪里看上去都是一模一样的嘛……”

“那您为什么不早点说。”和泉一织有些头痛。

“我……我不想总是依靠一织,偶尔也想让你看见我帅气的一面啦!”七濑陆自暴自弃地大喊。

手中的冰棍融化,伴随啪嗒一声滴在地上,还有一部分顺着木棍悄悄爬上七濑陆的手。

“哇!”七濑陆慌张地舞动了一会手臂,手忙脚乱地舔掉木棍上的水分,加快速度吃着冰棍。

看着面前这个人可爱的举动,和泉一织心中的懊恼消掉了大半,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帮七濑陆擦干净手之后,丢进垃圾桶。

渴望前往的咖喱店是去不了了,但是off就像冰棍一样,既然会融化,那就吃快一点好了。

“七濑桑,请您快点吃完你的冰棍,我带您去一个地方。”和泉一织看了看腕表,打开手机地图看了眼方向,一边催促七濑陆快些吃完手中的冰棍。

“唔……好!”将吃完剩下的木棒和面纸扔进垃圾桶,重新恢复活力的七濑陆问,“一织,我们要去哪里啊?”

“请容许我保密。”

……

“原来站的高了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色!”

“是上次外景中无意中发现的,可能是因为所有来去的人都使用电梯,楼道作为紧急疏散口经过的人很少,多亏了这个才能有惊无险地欣赏这个景色。”

“原来我们的城市有这么多人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人行天桥!”

“咳,七濑桑请您不要将脑袋过分伸到外面。”和泉一织用手半掩着脸轻咳一声,“看上去很像第一次坐上轿车的小狗。”

很显然眼前的这个可爱的人没有任何的自觉可言,也从来不善于发现别人的异状。

“一织!你快看天上!”

和泉一织心中感慨这个粗心大魔王又发现了什么的同时抬起头,发现了让七濑陆兴奋不已的两条交叠的机尾云。

幸好是交叉的,不是平行线。

似乎面对这个冒失又可爱的人,什么讨厌,不耐烦,都像天上的飞机一样一飞而过,只有机尾云才能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

……

“七濑桑,我们要在这一站下车,请您牢牢记住了。”和泉一织指着上方的一个点。

看着面前肾上腺素分泌还停留在一个较高节点的七濑陆,和泉一织叹了口气,“七濑桑,您有在听吗?”

“嗯,我听见了!在哪一站下车我还是知道的!”

夕阳的斜晖透过车窗打在两个人的身上,在思考着off日有没有看着它融化掉的和泉一织,看着身边变成一团暖黄色的七濑陆以及依旧闪闪发亮的眼睛,心里有了定论,伴随着公交巴士一晃一晃的行驶节奏,他实再是忍不住困意闭上了眼睛。

……

“所以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

“您不是说记得在哪一站下车吗?”

“我有注意看路边啦!但是怎么都看不到宿舍啊……”

“公交站怎么会在宿舍门口啊!”

“而,而且一织你睡过去了,我觉得你应该是很累了就没有叫醒你……”

“所以说……这不是您放任公交巴士一直开到终点站的原因吧!”

怎么回到宿舍,依旧是个问题。

*今天去看展会,出了地铁之后什么都没想跟着舍友走,结果不知道走到了什么鬼地方,后来到处问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走进烈士陵园,看完展会之后又去购物中心,在地铁是真的被挤成沙丁鱼,压扁了我放在包里准备当点心的两个巴黎贝甜奶油甜甜圈,最后劳累了一天准备回去,告诉舍友哪一站下车肝游戏结果又坐过站?excuse me?我就开了一会小差?然后我们两个一路小黄车狂骑回寝室(为了赶澡堂关门的最后时间)。

多灾多难的一天,以后我和ta之间再也不会有信任了--

评论(4)
热度(27)

© 一颗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