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痕。
vaishva可以叫va
va只是打的方便,请读作vai

深渊摸鱼,老咸鱼猹一只
龟速填坑,佛系写文&画画

不太会讲话,胆小但是不玻璃心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虔诚的信徒
不求有多少人能喜欢,只希望看到的人能明白我在表达什么
最爱男生之间纯洁的男子友谊
天降和竹马之间选择更多情况希望天降竹马在一起

喜欢cb,cp接受,对r有抵触
巨雷 生子 和 双性转
关于创作任何设定有bug欢迎提出
ky,杠精,讲究怪滚

从不删博,所以堆满了黑历史
除了为了避人耳目的子博之外一个号解决所有的问题
自认为墙头不是很多
存档居多,互fo随缘,请善用归档

雷卡日常=所有雷卡hp梗请戳tag魔法禁止:)
菩提夜谈=菩提双子
安娜娜坑=所有i7内容
(cp向17狗陆only,97少量其他都只吃cb)
歌王子坑=时音

男神是永远安逸自由不受束缚单身一辈子的
芜园楼主香独秀
但是死都不想和他谈恋爱

关于

the ghost of zero 00(maybe是这个名字)

*ooc了吧,一织陆,一个不知道什么pa,只是一个脑洞,填坑看天意。不喜勿入,轻喷,感谢你。

夜晚,10.PM。
这里是市区某所医院的一个单人病房。
病房门口贴着“七濑陆样”的牌子。
偌大的病房里似乎是有点过于安静了,甚至连一丝呼吸声都听不到。
走廊上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似乎是来自双子之间的特殊心灵感应,九条天一瞬间就发现了病房的不对劲。
“陆?”九条天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没有回应。
九条天皱起了眉头,打开了灯的开关来到弟弟的床边,深吸一口气,拉开床铺。
兔耳friends的黑色小兔映入眼帘,那是前阵子天送给陆的礼物,在商场中挑了很久适合陆的礼物。
“陆……跑去哪里了……”
天看着病房窗外的建筑物喃喃道。
=
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长廊上。
黑发穿风衣的少年快速跑动道走廊的尽头,一只手紧紧攥住风衣的口袋,另一只手伸长了试图快一些够到似乎是近在咫尺的门把。
还差一点……
在风追上少年的一瞬间,少年迅速压下门把,转身,关门,反锁一气呵成。
静静观察了门片刻,没有任何异常。
少年呼出一口气,抱紧双臂靠在门板上,感觉他随时都会滑坐到地板上。
正在他想着会不会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呐。”
“噫!”
左臂明显感受到攀上了什么东西,良好的教养和自控能力让他控制自己不会大声叫出来。他头皮发麻地回头,那个动作的僵硬程度大概不亚于墓地里几百年没有活动过的僵尸。
转过头,和一双红色的眸子对视。
他将抓着他手臂的红头发少年——本应该在病房里好好睡觉的七濑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对方穿着印着附近某所医院的住院病号服,胸前的还绣着“七濑陆”三个字,一脸无辜得看着他,不得不说虽然觉得很可爱,但要不是手臂上还源源不断传来对方手掌轻微的热度,他又要认为是什么灵异现象发生了。
=
这个房间刚刚好,月光可以透着窗子照进来,映照在面对面席地跪坐的两个人身上。
“下次请您不要随便触碰别人,也请您不要突然吓人。”
“唔……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任何人看见这种表情都会没脾气吧。
“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唔……”这个亮晶晶攻势……“咳,和泉一织。”和泉一织短暂地介绍完就将头迅速撇开,不和七濑陆对视。
“那我叫你一织可以吗?”
“什……我们才第一次见面!”
“那又有什么关系,啊,对了,我叫……”
“七濑陆桑,对吧。”
“哎?我还想帅气的回答出我的名字呢!我都想好要怎么回答了!”
重点是那里吗?
“比如我是热爱英雄和蛋包饭的七濑陆之类的!”
不不,这一点也不帅气,倒是十分的可……天然真可怕。
“七濑桑你的病号服上已经写的清清楚楚了,不想透露的话倒是将外套拉好啊。”
“我没有不想透露啊……”七濑陆小声说。

*好的,手机码字不知所云,就草草码了一千字,感觉一定要把他写出来,脑洞来源是。。。群里一带而过的zero体育馆案件(?)然而并不是什么侦探悬疑文,大概就是我流的一织陆。不知道还有没有填坑的那一天,我是个有脑洞一定要写出来的那种人,有时候写文会思维错乱,如果我想表达的意思和内容有好好传达就好了。不过感觉回和我之前像搞得长篇有点点像?

评论(1)
热度(24)

© 一颗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