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痕。
vaishva可以叫va
深渊摸鱼,老咸鱼猹一只
龟速填坑,佛系写手&画手
不太会讲话,胆小但是不玻璃心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虔诚的信徒
不求有多少人能喜欢,只希望看到的人能明白我在表达什么
自认为墙头不是很多
存档居多,互fo随缘,请善用归档
雷卡日常=所有雷卡hp梗请戳tag魔法禁止退圈:)
菩提夜谈=菩提双子
安娜娜坑=所有i7内容
(cp向17狗陆only,97少量其他都只吃cb)
歌王子坑=时音

关于

【雷卡】THE MIRROR OF ERISED(hp梗)

*hp梗,双巫师设定,蛇院雷狮×鹰院卡米尔

*剧情瞎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oc,人设属于原作

*渣文笔,没有逻辑可言,不能接受请出门绕道

-BEGIN-

卡米尔今天比平时早一些到图书馆,他平时的踪迹十分规律,上午上完课后会去找雷狮,等雷狮上完课之后和帕洛斯佩利一起去露天餐厅享用午餐,然后解决一些问题,和大哥雷狮“谈心”,之后就会前往图书馆泡在书堆里面一直到他选修的天文学课程开始。

然而今天……可能是今天蜂蜜公爵限定出售的草莓冰糕卖光了?或者是……今天雷狮要去参加魁地奇的训练?但是魁地奇比赛才结束没多久。

卡米尔很罕见的戴上了学院分发的巫师帽,用围巾几乎把整张脸盖住了,只露出一双蓝盈盈的眼睛用来查找资料。这位一向以头脑冷静著称的年轻巫师,平时一贯无表情的脸上今天表情丰富了起来,脸鼓了起来,蓝色的眼睛里面是不是会透出悲伤的神色,平时最喜欢的书籍都没办法抚平他眉间的褶皱。

在第三次把一边的饮水杯当做墨水瓶将羽毛笔笔尖蘸进去之后,卡米尔停止了今天本来打算复习魔法史的打算。

他合上笔记本和一边的《魔法史》,拿起了另一边叫做《神奇魔法道具》的“课外书”。这本书是上次在找草药学资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破旧的书脊,泛黄的书页以及新鲜的话题,都引起了他浓烈的兴趣,他看过的书虽然很多,但是涉猎范围还没有包括到这方面。

翻开古旧的书籍,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墨香味,很好闻,卡米尔很快沉浸下了烦躁的心理,认真研读起来。

“高度直达天花板,金色边框,底下是2只爪子形的脚支撑。顶部刻了‘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卡米尔的手按着书页,一句一句读下去,注意到了这个描述。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卡米尔在心里默念了几句,他总是感觉这个书上的配图有一种莫名的不违和,他决定把书转一转看一看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拉文克劳的好学爱钻研的精神在这种时候似乎总是特别的明显呢……

“把它倒过来看就是……把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倒过来……是……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难怪这个镜子给人这么不舒服的感觉,原来看到的都是虚幻的,来自内心的渴望。

尽管在心里卡米尔已经把这面镜子锁进了小黑屋,虽然他一直是很理智的人,对自己内心的想法有深刻的认知,知道它对自己是没有任何用处,对自己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但还是有一丝想要去镜子面前看一看的欲望,就算是虚幻的,他也想去看一眼,去接触那份自己接触不到的光。

……

卡米尔今天晚饭的时候没有出现在露天餐厅。

摆在桌子上的是今天蜂蜜公爵限定出售的草莓冰糕,以及一小块卡米尔最爱的焦糖米布丁;而桌子的旁边围坐着帕洛斯和佩利,佩利眼巴巴的望着刚刚拿过来的烤牛排,不敢下口,是不是瞥瞥坐在另一边的帕洛斯,两个人进行不知道第几轮眼神交流。

而坐在桌边空位旁边的座位上的雷狮,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低气压,他时不时会望向大堂里的大摆钟。

在摆钟又敲响了一次之后,雷狮开口了:“帕洛斯,卡米尔什么时候下课?天文学的选修课应该早就结束了。”

“是啊,雷狮老大……”佩利实在难以忍受饥饿,开始啃起了他的烤牛排,“也许他又去哪个教授那里了吧……以前不是也有过吗?……所以我们先开吃吧!”

雷狮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阻止佩利用餐。

“傻佩利,那是在他下课或者吃完饭之后去问的,他哪一次有耽误过雷狮老大用餐?”帕洛斯拿过旁边的餐布擦手,然后仔细地擦拭着纯银的餐具。

“哼。”

雷狮突然站起来,手一挥桌子上的冰糕和布丁就不见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帕洛斯,你说……雷狮老大是不是有点反常?”

“你才看出来吗?这已经很明显了。”

“我今天有看到卡米尔,他抱着相当厚重一本书,走过去打招呼,根本就不理我。“佩利咬了一口肉似乎是伤感了一下,”卡米尔也怪怪的,还带了帽子,要不是他一年四季都戴着他那根本不离肩的围巾,我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哦?那你为什么不和雷狮老大说?”

“这点小事也要说吗?”

“你还是吃饭吧。”

……

卡米尔穿梭在书架之间,他对厄里斯魔镜感兴趣,果然还是想去找到它去看一眼,证实自己内心的渴望到底是什么,希望通过查阅足够的资料,可以推断出魔镜摆放在哪里。

卡米尔在结束了天文课之后,就离开天文塔迅速到五楼的图书馆,在途中他解决掉了一个之前买的巧克力手指面包作为晚饭,他之前也犹豫过要不要下去和大哥雷狮一起用餐,但是现在应该算是“冷战”期间吧…… 

没错,雷狮和卡米尔闹了点小矛盾。

那一天,雷狮在做魔药实验,雷狮忘记拿了一味草药,交待了旁边正在看书的卡米尔一句,卡米尔看书太过投入,没注意到一边的坩埚,等他回过神时,雷狮的坩埚已经到了炸裂的边缘,他的第一反应是护住怀里的书。

雷狮在拿到草药之后,在楼梯上就听见了爆炸的声音。跑到教室,坩埚碎了一地,卡米尔看的书在一边,而卡米尔跪在地上收拾碎片,蓝色的眼睛里布满了慌张,这位聪明的巫师都忘记了可以用魔法收拾的事实。

雷狮拿出魔杖收拾干净现场,就抓起卡米尔的手仔细查看。

手指划破了。

“还有哪里?快给我看看!”说完雷狮就撩起卡米尔的巫师长袍,就看到了正流着血的膝盖。

卡米尔挣开雷狮的手,抱着书迅速离开了。

雷狮追出去的时候,卡米尔的踪影已经被人群冲散了。

卡米尔叹了口气,不再去想其他的事,继续在书籍的海洋里寻找。

……

在地下室一个不起眼的小隔间,一面巨大的镜子立在里面,镜子上写着“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一道纤瘦的影子出现在了镜子上。

“THE MIRROR OF ERISED……厄里斯魔镜竟然被放在这个不起眼的隔间里面。”要不是发现了一个巫师的笔记本,还真想不到这面魔镜被放在这里。

不过……这里离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太近了……

卡米尔抬头望向镜子里面,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湛蓝的眸子,渐渐地一个影子出现在镜子里,那个影子抱住了镜子里的自己,给了自己今天蜂蜜公爵限定出售的草莓冰糕。

卡米尔突然有点想哭,他害怕雷狮讨厌自己,所以才会在雷狮撩开他的魔法袍检查伤口的时候跑开,再加上本来就是自己造成的过失。

卡米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显然是陷入了对自己的反思和批判中。

细微的叹息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然后卡米尔看着镜子的眼睛被一只温暖的手覆上。

手上有因为握魔棒过多而产生的薄茧,感受到卡米尔似乎是掉了眼泪,这只手及时地擦掉了还没有落下的眼泪。

“卡米尔,哭什么?”雷狮的声音在卡米尔耳边响起来。

“大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说我听见你的哭声来的你信不信?”雷狮笑了起来,悲伤的气氛一扫而空。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

“好了,其实是我在门口发现了这个。”雷狮拿起手中系着拉文克劳蓝白色丝带绣着拉文克劳学院徽章的魔法帽说。

“THE MIRROR OF ERISED?”雷狮环住卡米尔,在他面前玩弄着他的魔法帽,看着面前巨大的落地镜说,“好好地看什么虚幻的渴望?你活在现实卡米尔。”说着把之前从餐桌上拿的草莓冰糕和米布丁摆在卡米尔面前。

“是,大哥。”卡米尔看着雷狮笑了起来。

被雷狮牵着手离开的年轻巫师,回头看了一眼魔镜,很意外地在那一瞬间,看到了真实的倒影。

-END-

*厄里斯魔镜能够使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望。

然后补上后记戳>

评论
热度(44)

© 一颗柠檬茶 | Powered by LOFTER